中国历法中的“建正”问题与年岁


蕐夓文朙中樞府 二七六二五零零年五月廿九
精選


公眾號:舞天玄姬

發表時間:西曆2019-09-05

本站已獲授權


中国历法中的“建正”问题与年岁

夏历(农历)作为中国传统历法,自轩辕黄帝时期就开始广泛应用到当时的生活生产中。


《晋书·历志》中有一段文字,可以很好的概括农历的起源:“炎帝分八节而始农功,轩辕纪三纲而阐书契,乃使羲和占日,常仪占月,臾区占星气,伶伦创律吕,大挠造甲子,隶首作算数。容成综斯六术,考定气象,建五行,察发敛,起消息,正闰余,述而著之,谓之《调历》。是故历法之作由来尚矣。” 


中国现存最早的历书是《夏小正》夏朝虽然没有出土实物但我国典籍正史的记载是可信并值得参考的,从出土的甲骨文和中国典籍的记载来看,现时阴阳合历的规则不会晚于殷商时期。


到汉武帝时期制定太初历时的历法规则已经相当完善,从上古六历到至今,中国历史多次修订历法,只是优化计算精度,而规则相对保持稳定。这些历法对中国文化与文明产生过重大影响,比如夏历、(殷历)、周历、西汉太初历、隋皇极历、唐大衍历等。


现行农历由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负责计算,属于官方历书《中国天文年历》的组成部分。


尧舜时期的古代中国历法以366天为一岁,用“闰月”确定四时确定岁的终始已经有日、月、旬的时间单位,具备了阴阳历的技术;观察到了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日月的运动规律,用“闰月”“减差法”来调整时差;历法实施成为重要大事,主要内容之一是“以闰月定四时成岁”“正闰余”即确定闰月位置如何减去多余出来的天数(不是加上缺少的天数),由此来确定年岁的终结和开始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由于周朝王室衰落,诸侯各行其是,因此出现多轨制历法,亦即各诸侯和各地部落还有自己的地方历法;秦朝为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以闰月定四时成岁”的历法。


汉朝初期开始中国历法出现了大转折,全国统一历法,历法也成为了一门较为独立的科学技术。汉武帝责成邓平、唐都、落下闳等人议造《汉历》,汉武帝元封七年历成。是年五月改年号为太初(即为太初元年),并颁布实施这套《汉历》,后人以此称呼此历为《太初历》,这部历法的重要特点是年岁合一,一年的整数天数是365天,不再是之前历法的366天


“加差法”替代之前的“减差法”以调整时差,年岁周期起始相当固定,用数学计算就能确定闰月,用不着“考定星历,建立五行”至此,阴阳五行基本上退出了历法;并确立使用夏正建寅,使用无中气置闰之法则,之后中国历朝历代所颁布的历法,均为在此基础之上的算法修订,规则改动甚少,只有从平气平朔定气定朔的改动为了更符合天体运行,提升精确度。


什么是“加差法”“减差法”呢?又和年岁有什么关系呢?


按照中国传统历法,到了闰年,就在闰月加上一日;有时候要加上一个月,这样一来,一年就有十三个月,其中一个月的名称是重复的,用闰字来区别,例如,二月和闰二月、八月和闰八月,等等。不管是加一日、还是加一月,都是用“加法”,即通过“加差法”来做时差调整。


然而,历史上“闰”的本意是做减法,即是“减差法”而不是“加差法”不论是加差法还是减差法,都是为了调整时差


需要注意的是,在计算中国远古时代的历法纪年和历史文化的时候,由于现在使用的是“加差法”,因而会以为古代早先也是用一年365天和闰月加差法的。但是,这是错误的方法。


中国远古历法用的是一岁366天和用“减差法”来调整时差:


  《尚书·尧典》:“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


  《史记·历书》:“盖黄帝考定星历,建立五行,起消息,正闰余。


  《汉书音义》:“以岁之余为闰,故曰闰余。


  “余”是多出来的意思;“闰余”是减去多余的意思;“正闰余”则是用减差法调整时差。这些记录说明,在尧典记载的时代,


这就是与“年岁”产生了关系。


相传中国最早的历法是《夏历》。


《夏历》分一年为十二月,包括子月、丑月、寅月、卯月、辰月、巳月、午月、未月、申月、酉月、戌月、亥月。中气冬至所在的月(仲冬之月)为子月,大寒所在的月(季冬之月)为丑月,雨水所在的月(孟春之月)为寅月,依次类推。


夏历——以朔日为每月的初一,以寅月为正月,即寅正(后来叫做夏正),以整数366天为一岁,用“减差法”正闰余,来调整时差。


看起来一个人的“年岁”与国家没什么关系,但是只有把年月算清楚了,搞清统治下的人口年龄才能收税啊,因此这是一项重大的国家战略工程。


夏历用的是“减差法”,因而《夏历》的闰月算起来非常麻烦,飘忽不定,所以需要在实际算岁数时,取“岁末增岁法”,即在年末的最后一个月增加一岁。如果以岁首增岁,那就必须仔细计算闰月,因为中国古代实行的农历是阴阳历,每年的天数并不固定,平年和闰年甚至相差一个月。“岁末增岁法”很容易搞混自己的年龄。


秦朝是中国第一个大一统王朝,有了中央政府就有了税,而自然经济下,税的直接体现是粮食和人力,所以怎么控制住人是统治者最重视的问题。


秦汉时期,最简单有效的办法就是登记人口从秦始皇十六年(前231)“令男子书年”开始,直到清宣统三年(1911)颁布《户籍法》之前,官府的户籍和档案只记载民众的生年或年龄,不记出生的月和日。


所以,按照这种计岁法,哪怕你出生在这一年最后一天,在岁数上也和出生在第一天的人没有任何差别。即便你们的实际年龄差了几乎整整一年。


这项登记年龄的工作开始时间,在秦朝,是在“户时”也就是每年的八月。造籍——就是登记户口,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包括民户占年、官府案比、编定户籍等一系列活动,民众申报年龄后,官府经过核实再登到户籍上。


因此要耗费的时间,通常是两个月,秦汉时的惯例以“计断九月”记录时间点,包括户口统计在内的各种数据截止到当年的九月,为计簿提供户口数字的造籍作业就必须在九月底前完成。


原因很简单,因为当时最重要的粮食作物粟在九月成熟。九月底结束统计,十月份就可以征发农闲的农民去服徭役,时间就对上了。因此,著籍时间事实上就成了官方年龄的增年节点。


换句话说,官方年龄的增年节点不是以传统的岁首为标志,过了这一天就增一岁;而是以著录到户籍上的时间,也就是造籍的标准时间作为一岁的开始,简言之即以著籍为增年的标志。


这里又多了一个“著籍增年”的增加年岁的名称。 


在每年造籍的情况下,民众的一岁实际上就成了两个相邻著籍时点之间的时段。而民间自有一套算年龄的办法,可以岁末增年,也可以岁首增年,还有为自己庆祝生日的,这样一个人等于有了两个岁数官方年龄和私人年龄。


等到了汉代,汉武帝进行了历法改革,采用更科学的《太初历》。《太初历》规定一年等于365.2502日,一月等于29.53086日;“加差法”替代之前的“减差法”以调整时差。将原来以十月岁首改为以正月为岁首开始采用有利于农时的二十四节气;以没有中气的月份为闰月,调整了太阳周天与阴历纪月不相合的矛盾。


在秦及汉初以十月为岁首的这段时期,造籍登记的时间在八、九月,所以民众也是“岁尽增年”汉武帝改定太初历后,造籍时间没有变化;但正月成了岁首,就不能再说“岁尽增年”了,官方年龄和私人年龄的差别就显现出来了。


这两个年龄是何时统一为一个今天所说的“虚岁”的呢?


是在唐朝唐代在造籍年的前一年年末预报“来年手实”造籍的标准时间实际上是在正月至迟从唐代起,官方年龄已经变成了“岁初增年”,制度与礼俗最终合二为一


我们知道了因为远古历法的“减差法”,国家要收税,开始是以“岁尽增年”来计算年岁,因而出现了一个“著籍增年”的官方年龄,导致官方年龄和私人年龄有了差别。


汉武帝时,《太初历》以“加差法”取代“减差法”以调整时差,并将原来以十月为岁首改为以正月为岁首,但要等到唐朝时以正月造籍,此时才变成了“岁初增年”官方年龄和私人年龄才合二为一制度与礼俗统一了,也就出现了今天的“虚岁”


这就是“减差法”“加差法”年岁的关系哦!


所以,没有历法,不会置闰,国家不收税的话,连一个人的岁数都算不清楚呢!晚近的很多民族,它们的国家不造户籍,不知道姓氏,那么现在加上怕是连多少岁也难以知道了!


在这里增加年岁的时间,实际上都与古代的“建正”问题,即“三正论”有一定的关系。



建正问题


什么是“三正论”呢?


《史记·历书》有“夏正”“殷正”“周正”之分,这就是战国、秦、汉时代盛行的“三正论”。 


建正:意为阴阳历以哪个月建作为其一年中的第一月份的起始位置。月建,是指以十二支纪月。日南至(即冬至)所在的一个朔望月,北斗斗柄指子,所以是子月,在子月之后,顺次为丑月、寅月、……,在子月之前,逆次为亥月、戌月、……。

于是,夏代岁首寅月商代岁首丑月周代岁首子月 


秦代相信有三正论,以夏、商、周三代的三正交替是事实,还杷它引伸起来,改以十月为年始到了汉代,武帝元封七年改用太初历,以建寅之月为岁首此后两千多年一般都是用夏正建正在阴阳历上的用法是这样的:当把农历的正月置于寅时,往后的月份依次排列,二月便和卯对应,三月和辰对应,其余类推。



三正:“夏正”“殷正”“周正”



三正问题,与“月建”有关,月建一般是指十二支而言,如建子、建丑、建寅等等。另外,建又指十二个表示当下态势的字,即“建,满,平,定,执,破,危,成,收,开,闭,除”月建摇卦当月的月地支,也称月令、月将。月建在当月三十日中当权得令,对卦爻的旺衰有着直接影响。五行在四季十二月中呈旺相休囚的周期性变化,当令的月地支便为月建。


《汉书.律历志》:“辰者,日月之会而建所指也。就说明了辰,月建所指。


古人的所谓“月建”就是把一年十二个月和天上的十二辰联系起来。十二辰是古代天文学的一个概念,就是把黄道(即太阳一年在天空中移动一圈的路线)附近的一周天十二等分,由东向西配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支。十二支十二月相配,依序称为建子月建丑月建寅月等等,这就叫“月建”


那么十二月份是怎样确定的呢?这个问题与太阳的周年视运动引起的北斗星转动有关。北斗星是大熊星座的七颗明亮的星,分布成斗形,因此中国古代称为北斗星天枢,天璇(xuan音旋),天玑(ji音机),天权组成斗身。玉衡,开阳,摇光三星组成斗柄,古曰杓(biao音彪)。用直线把天璇,天枢两星连接起来向斗口方向延长约五倍的距离就遇到小熊座a星,即北极星



“夏正”夏以寅月为正月(岁首,一年的第一个月,即今农历正月),商以夏历十二月(丑月)、周以夏历十一月(子月)为正月, 见《史记·历书》。秦及汉初曾一度以夏历十月为正月。自汉武帝改用夏正后,历代沿用。


一个特例是武曌(国号周)载初年间(公元690年)始用周正,改永昌元年(689)十一月为载初元年正月,以十二月为腊月,夏正月为一月。久视元年(700)十月复用夏正,以正月为十一月,腊月为十二月,一月为正月。


“殷正”:殷历,殷商时期的历法,殷历正月,相当于农历十二月。


“周正”:周历正月。即农历十一月。



文献记载:


《史记·历书》:“夏正以正月,殷正以十二月,周正以十一月。” 


宋·孙奕《履斋示儿编·经说·春秋用周正》:“《春秋》纪元,必书春王正月,所以尊周也。尊周必用周正, 周正以建子为首岁。 


明·张居正《贺冬至表》之二:“兹者,序属 殷 冬,时逢周正。 


清·夏炘 《学<礼>管释·释<周礼>时月》:“及读《周礼》,凡时皆从夏正,月皆从周正。



秦正秦历《颛顼历》正月建寅,十月建亥为一年的第一个月。



所以,在汉代《太初历》以“ 夏正以正月”以前,历史记载的年份是需要换算的。

中国历法中的“建正”问题与年岁

(以下可看可不看,略作补充而已。)


观象授时时期


我们的祖先,生息在中国辽阔的土地上,人们在自己的生产和生活实践中,逐渐发现日月星辰的升落隐现自然界寒来暑往猎物的出没和植物的荣谢等自然现象,对于人类的生存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以有意识地观察和认识这些自然现象,以期顺乎自然,求得自身的发展,便成为先民们感兴趣的问题之一,从中也就逐渐萌发出天文学知识的嫩芽。


太阳对人们无疑是至关重要的。古人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就是以太阳的出入作为作息时间的客观依据。太阳出入造成的明暗交替出现的规律,必定给先民们以极深的感受,于是以太阳出入为周期的“日”,应是他们最早认识到的时间单位。


自然,月亮的圆缺变化,是又一明显的和意义重大的天象。说它意义重大,是因为月亮的亮光对于人们夜间活动的安排是关键的要素。经过长期的观测和计数,人们逐渐发现月亮圆缺的周期约为30日,这便进而导致一个较长的时间单位“月”的产生。


对于更长一些的时间单位“年”的认识,要较“日”“月”困难得多,但这是对于人们生产和生活的意义更为重大的一种周期,因为寒暑、雨旱,以及渔猎、采集乃至农业生产活动无一不与它有关。所以,人们对它进行了长期不懈的探索。物候——草木枯荣、动物迁徙、出入等的观察入手,大约是探索一年长度的最早方法,随后才是对某些星象的观测后者所得结果要较前者来得准确。


据传说,在颛顼帝时代,已设立“火正”专司对大火星(心宿二,天蝎座α星)进行观测,以黄昏时分大火星正好从东方地平线上升起时,作为一年的开始,亦即这一年春天的来临。由此不难推得一年的长度。这是我国古代观象授时的早期形态。据研究,这大约是公元前2400年的事。


又据《尚书·尧典》记载,在传说中的尧帝时,“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人时”其具体的观测方法与结果是:“日中星鸟,以殷仲春”,“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宵中星虚,以殷仲秋”,“日短星昴,以正仲冬”,即以观测鸟、火、虚、昴四颗恒星在黄昏时正处于南中天的日子,来定出春分、夏至、秋分和冬至,以作为划分一年四季的标准。据推算,这大约是公元前2000年时的实际天象。


《尚书·尧典》中的提到的“日中星鸟,以殷仲春;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宵中星虚,以殷仲秋;日短星昴,以正仲冬。,说的就是以二十八宿中的鸟、火、虚、昴四宿作为仲春、仲夏、仲秋、仲冬黄昏时的中星,把春分叫做日中、秋分叫做宵中、夏至叫做日永(昼长)、冬至叫做日短。还有的先秦古籍把一天的太阳正中时叫做日中


由上述记载,我们还可以推知,当时已有原始圭表的出现,否则人们就无从确定某星辰南中天的问题。这时的圭表还仅用于厘定方位,尚未用于测定日影的长度。观测星辰南中天来确定季节,可以减少地平线上的折射和光渗等的影响,其精度自然要比观测星辰出没来得高。


此外,从“日中”“宵中”(指昼夜平分)“日永”“日短”(分别指白昼最长和最短的日子)等说法,可知其时已应用了某种测量时间的器具(这一点由下述《夏小正》的有关记载亦可证)。这些都说明,此时已进入观象授时相当发达的时代。其标志是:所观测的恒星已由一颗增加到多颗,观测恒星东升改为南中天,并已使用了某些器具。


更值得注意的是,《尧典》还记述了这时人们已经采用了“期三百有六旬有六日,以闰月定四时成岁”的初始历法。这里以一年为366日,当是人们对恒星周年运动周期的测算得到的结果。由于一年的长度与月的长度不存在整数倍的关系,该初始历法已采用了置闰月的方法予以调整,这显然是一种阴阳历,是我国古代长期使用的阴阳历的最早记载。


在《夏小正》一书中,则载有一年中各月份的物候、天象、气象和农事等内容,它集物候历、观象授时法和初始历法于一身,相传它是夏代行用的历日制度。观象授时法而言,它是以观测黄昏时分若干恒星(鞠、参、昴、南门、大火、织女、银河等)的见、伏或南中天的时日,以及北斗斗柄的指向,作为一年中某一个月份起始的标准的。



0 評論 - 登錄 參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