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古代一直使用“平气定朔法”呢?


蕐夓文朙中樞府 二七六二五零零年五月廿九
精選

公眾號:舞天玄姬

發表時間:西曆2019-09-18

本站已獲授權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什么是“平朔法”与“定朔法”

平朔

平朔是古代中国阴阳历中,确定每月第一天(初一、朔日)的一种计算方法。也称为恒朔

平朔的计算方法没有考虑到日月的运行差距。

因此,这样定出的历法存在偏差,真正的新月(“朔”)有时可能会出现在前一月最后一日(“晦日”、廿九日或卅日),有时会出现在初二。

这种情况下,日食会出现在晦日或者初二,后来的历法中导入了定朔的方法。

由于月行速度在一个近点月内时时变动,日行速度在一个回归年内也有快慢,日月合朔就未必在平朔这一天,所以历史上记载的日食或在上月的晦日,或在本月的初二。

定朔

定朔:古代中国传统历法中,确定每月第一天(初一、朔日)的一种计算方法,与平朔相对。这种算法的原则是,将太阳黄经和月球黄经相同(日月合朔)的时刻称为“朔”,将含“朔”的当天称为“朔日”,作为每月的第一天(初一)

来历

图夏历上半月月相

为什么古代一直使用“平气定朔法”呢?

图夏历下半月月相

为什么古代一直使用“平气定朔法”呢?

南朝刘宋何承天撰元嘉历,主张废“平朔”而用“定朔”,也就是以日月黄经相等的时刻定为“朔”,以这天为“朔日”。以日月黄经相差一百八十度的时刻为“望”,以这天为“望日”。之前用平朔虽然一大一小甚有规则,但和天象不符,定朔日食一定发生在朔日月食一定发生在望日。

太史令钱乐之和兼丞严粲等虽然认为元嘉历优点很多,可以颁行,但提出批评:“每月朔望及弦皆定大小余,于推交会时刻虽审,皆用盈缩则月有频三大,频二小,比旧法殊为异。”请何承天考虑修改。员外散骑郞皮延宗也不赞成用定朔,最后何承天仍用平朔法。

平朔法一直用到唐初,唐武德二年,傅仁均造戊寅历才用定朔后由于贞观十九年九月以后,有四个月连续是大月,历家认为不是平常应有的现象,所以又恢复用平朔。

到了李淳风的麟德历再用“定朔”,但作了“进朔迁就”的方法,以避免四个月连大的现象。之后定朔作为传统历法的基本算法,一直沿用至今。

图 夏历二十四节气、大小月原因图

为什么古代一直使用“平气定朔法”呢?

算法

日月合朔(太阳黄经和月球黄经相同)的时刻称为“朔”,将含“朔”的当天称为“朔日”,作为每月的第一天即初一

图 我国传统历法根据先后二次合朔间隔的日数,定大月或小月

为什么古代一直使用“平气定朔法”呢?

为什么古代一直使用“平气定朔法”呢?

历法上关于定节气的方式主要有两种:

一种是最早使用的“平气法”由于观察精度的原因,古人最初以为太阳运动是匀速的,所以简单的将一个太阳周期划分为均等的24份

另一种是在北齐张子信发现了太阳运动不均匀性,给中国历法带来了本质上的一次变革,出现了按照太阳真实运动来划分节气的“定气法”,从此有了“平气”与“定气”之分。

到隋唐时期,历法计算中第一次出现对太阳运动不均的运算,但为了保持历法传统,规定定气只用于日月交食等需要精确运算时,排节气依然使用“平气法”。而第二次到明末清初正式才改为“定气注历”(除了历法中使用节气,排八字也要定节气的。)

太阳运动既然不均匀的,历法上就要修正——把太阳平行度修正实行度。  

隋唐以后的历法,几乎都有此项修正内容。定气本身是日躔(chan)修正的一种形式体现。  

刘焯黄极历中,首次提出求定气,还给出每个节气躔衰,躔总,分别代表本气内太阳【实】行【平】行的差值太阳【实】行【平】行差的累积值。相比之下,大业历和戊寅历给出盈缩分,不进一步求出定气时刻。  

而后的麟德历,以躔差率消息总等数值修正每个节气太阳实行度分。也明确给出了求定气法:各以气下消息积,息减、消加常气(按,平气,又名恒气),为定气。

日躔,历法术语。表示太阳在黄道上的位置及其变化。

《大衍历·历本议》:“日行曰躔”,故常省称日躔用二十八宿的赤道宿度或黄道宿度表示,两者约相当于现代天文学的赤经或黄经。古人把周天分为365又1/4度,认为太阳日行一度

北齐张子信发现日行有盈缩:冬至最盈,春分平,夏至最缩,秋分又平。

隋刘焯《皇极历》首先创立等间隔二次差内插法来计算日行盈缩,但该历没正式颁行。导入日行盈缩于颁行历法的,则为隋《大业历》及其后;唐《大衍历》改进为不等间隔二次差内插法元《授时历》则采用等间隔三次差内插法

因为,太阳视运动的轨迹就是黄道,这和西方现在的天文概念一致,所以黄道的定义就是太阳视运动的轨迹。

《三字经》中也有提到黄道:“曰黄道,日所躔。曰赤道,当中权”。实际上,中国一直有“黄道”,常说的“黄道吉日”不就是吗?!

但是,因为定节气的变动,又随之带来定某月初日的不同、及置闰等一系列问题。

历史上发现的“月行迟疾”现象,即月亮运动不均匀性,出现历法上的“定朔法”,但是当初关于“平朔法”和“定朔法”问题也争论了很久。

隋唐的那一次历法改革中,虽然只是“平朔平气法”变为“定朔平气法”。之所以引起了很大的争议,是因为会导致几个月连续出现大月或者小月,直到后来李淳风提出了“进朔法”才使得这种情况消失。

虽然北齐张子信很早就发现了“日行迟疾”现象,但是,若是历法中完全采用“定气法”又产生许多出新的问题,增大了计算应用的复杂度。

古时计算历法是以冬至点为起点,因为天文观测中,冬夏两至最易观测。然后按照算法推算出其后节气。但改革后,使用真实太阳行度,使得节气天数不均,配合月相情况变得更为复杂,会导致置闰等许多问题,计算复杂度加大许多,并不易于民用推广。古人也深知此问题,所以一直使用“平气法”。

所以古代用历并不仅仅追求精度考虑到推广度因而牺牲一部分精确度才一直采用的“平气注历”。

而且在“平气定朔法”中,每个月份总唯一对应一个中气,不会是二个中气,如果没有中气则置闰。历法用平气,可以确保传统的“无中置闰”原则,容易检验。

这种历法不会出现一个月包含二个中气的情况。如果希望这种历法中也体现定气,那就引入一个定气的时刻表

在清初的争论中,主张定气法的张永对平气法的一段话,也很清楚的说明了古人一直都知道“平气法”“定气法”,两者都有使用在历法测定计算当中。

《数学八卷》:如史记冬至有从测影得者,书曰某日影长。影长者,定冬至非平冬至也,平与定之差随高冲离冬至远近而异……其相差之极亦如今之春分、秋分,前后约差二日有奇。历家记冬至必据影长之日,人事之最重大者,如朝会、圆丘皆是日为定,则自古以来冬至皆用定气矣,一岁节气独冬至用丁,其余二十三气皆用恒,宁有是理?

所以,古代历史上测冬至多是“定气法”,但其余计算又用平气,一个历法两种方式同时存在,但在重大的事情中,所用的皆是定气为准,这是为了验证准确,采用能够体现真实度的“定气法”

特别说明的是:

无论按照平气法(1645年以前使用)还是定气法(1645年起沿用至今)推算,冬至的具体交节时刻都是完全一样的。这在二十四节气之中是仅有的一个。也是非常特殊的一个!


0 評論 - 登錄 參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