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张文宏,一个被买办资本选中的人


蕐夓文朙中樞府 二七六二五零一年七月初八
轉載

文:平章政事

发表时间:夷历2021-08-15


深扒张文宏,一个被买办资本选中的人


一、名校光环附体顺风顺水

1969年8月,张文宏出生在浙江省温州市瑞安县。这是个侨乡,拥有许多的海外关系,许多人从这走向世界各地。

1976年,张文宏7岁,进到城关镇第一中心小学念书。这所小学建于1902年,是远近闻名的名校。

1981年,张文宏12岁,进入瑞安中学。瑞安中学建于1896年,据说是汉八旗所建,背景深厚,百年来培养了多位院士。

1986年,高二的张文宏凭借论文《一个中学生看温州模式》,他拿到华东六省一市中学生作文一等奖,随后保送上海医科大学,成为浙江省所招8个人的其中之一,主修临床医学。

1993年,24岁的本科毕业,随后继续攻读硕士。1996年,张文宏在华山医院传染科实验室遇到了他人生的伯乐——翁心华,随后就从临床医学转修传染科攻读博士。

2000年,张文宏拿到了复旦的博士学位。虽然多年以后被爆出博士毕业论文抄袭,但在当时有限的互联网条件之下,这并不影响张文宏博士正常毕业。

01.jpg


2001年,因为传染科医生收入比较低,前途一片暗淡,张文宏萌生改行之意,便找到翁心华谈心。在翁老师的鼓励和安排之下,他的人生瞬间变得明亮起来。随后便到哈佛大学医学院、香港大学玛丽医院进修。

2003年,张文宏和翁心华合著《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并进行预测:类似非典这种严重的传染病,将来还会碰到的。

2010年翁心华退休,张文宏开始接班担任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初生牛犊的张文宏比他老师厉害多了,一走马上任就把华山医院感染病科弄到了全国第一,连续九年位居中国医院专科排行榜感染病学科榜首。真是江山代有人才出,长江后浪推前浪。

有趣的是,17年前非典暴发,翁心华担任上海市防治非典专家咨询组组长;17年后翁心华的学生张文宏成为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这一切真的是巧合吗?

也就从这个救治专家组组长起步,张文宏开启了网红的彪悍人生。

二、一脉相承的华西医院感染科

张文宏人生的转折,在于遇到了伯乐翁心华。如果没有翁心华,就没有张文宏的今天。那么问题来了,翁心华是谁?

翁心华生于1938年,浙江人,1962年毕业于上海第一医学院本科,同年起在华山医院传染病教研室工作,1996年被剑桥传记中心收入“世界名人录”,被人称为感染界的“福尔摩斯”。

深扒张文宏,一个被买办资本选中的人


上世纪30年代,翁心华的父亲翁建伯是浙江柳市知名医生,从私立南通医学专门学校毕业后,他与同学开办了当地第一家西医医院——柳市建伯-任之医院。高中毕业,他受父亲影响报考了医学专业,就读于上海第一医学院(上海医科大学前身)。

1962年,毕业后被分配到上海第一医学院附属华山医院传染病教研室工作,跟随戴自英、徐肇玥,一路名师护佑,人生开挂。

值得一提的是戴自英,他在我国医学感染界可是大名鼎鼎,是中国临床抗生素学奠基人。20世纪40年代,戴自英考入英国牛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在诺贝尔奖得主弗洛里指导下从事抗菌药开发,成功筛选出溶菌素。

深扒张文宏,一个被买办资本选中的人


50年代,首创以小剂量氯霉素治疗伤寒、副伤寒,先后兼任华山医院院长助理和副院长。60年代,率先建立国内医院首个抗生素研究室,推动苯唑西林(苯唑青霉素)等抗生素的研发。同时积极推动中国的感染病学科与国际接轨,与抗生素、公共卫生事业等结合,向“大感染”学科回归。

1984年12月,戴自英退休,翁心华接任华山医院传染科主任。他接任感染科主任后,先后培养了张文宏、王明贵、卢洪洲、朱利平等人,这些人在中国的感染界具有重大的影响力。

2003年,翁心华担任上海市防治非典专家咨询组组长;2009年,卢洪洲担任上海市甲型H1N1流感治疗专家组组长;2013年,卢洪洲任上海市流感(H7N9)防控临床专家组组长;2020年,张文宏担任上海新冠肺炎临床救治专家组组长。

大家看到了没,每次上海遇到重大公共卫生事件,都是华山医院感染科的人当专家组组长。那么有人就要问了,这个华山医院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这么厉害。

三、中国医科大学的前世今生

华山医院只是中国医科大学(现合并为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的附属医院,想要了解华山医院,中国医科大学绝对是绕不过的坎。那么中国医科大学又是什么来路呢?

中国医科大学始建于1927年,原为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是中国创办的第一所国立大学医学院。1932年,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独立为国立上海医学院,为当时中国唯一的国立医学院。1939年,抗战爆发后,学院内迁至云南昆明;1940年辗转迁至四川重庆。抗战胜利,学院迁回上海,于1952年更名为上海第一医学院。1985年,上海第一医学院定名为上海医科大学。2000年,上海医科大学和复旦大学合并办学,改名为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

那么问题来了,最初的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是谁创立的?是颜福庆。那颜福庆是谁?

颜福庆,被称为“中国现代医学之父”。他先后创办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中山医院、上海市肺科医院;创立中华医学会。

04.jpg


1882年,颜福庆出生于上海江湾一个基督教牧师家庭。6岁时父亲颜如松因感染伤寒去世后,颜福庆便寄养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创办人伯父颜永京家中,深受其影响。

颜福庆从小常与母亲到舅舅吴虹玉创办的同仁医院玩耍,1903年,于上海圣约翰大学医学院毕业后进入同仁医院实习。1906年,颜福庆远渡美国,通过插班考试,进入耶鲁大学医学院二年级就读。三年后,获得耶鲁大学医学院最高荣誉----优秀博士毕业生。同年,前往英国利物浦大学进修热带病学。

1909年,作为耶鲁大学第一位获得博士的亚洲人,他一手创建了第一家由中国人自办自教的第四中山大学医学院,即上海医学院的前身。

1908年,由耶鲁学院1898届的四名学生发起的海外传道团雅礼会在长沙立足,胡美(Edward H. Hume)在长沙创办雅礼医院(湘雅医院前身),颜福庆接受聘任。汤飞凡是颜福庆的爱徒,成为湘雅医学院的第一批毕业生,日后被人“中国疫苗之父”。

1927年,协和医学院向颜福庆发出邀请,聘请颜福庆为协和医学院副院长,任期为一年。薪资每年5750美元(这在当时是一笔巨款)。

1928年,颜福庆离开协和医院回到上海老家,向社会发起募捐中山医院费用,由此获得了一个雅号----“犹太人”。随后邀请汤飞凡从美国哈佛大学回国,共同筹建国立中央大学医学院(上海医学院)。

1931年起,颜福庆动用各种社会关系,先后募捐张学良1万元、宋氏三姐妹的母亲倪桂珍巨额丧仪、江海关捐助53000两。。。两年的时间,捐款数达到80万元。抗战期间,还曾出任武汉国民政府卫生署署长。

除此之外,颜氏一族都是基督徒,家族成员赴美留学者众多,拥有复杂的海外关系,在近代中国拥有巨大的影响。

其中颜福庆的伯父颜永京是中国基督教圣公会早期的华人牧师之一,武昌文华书院和上海圣约翰书院的开创者之一。教会教育界公认的华人领袖,最早进入教会教育高层的中国人。被视为第一个把西方心理学介绍到中国之人。

05.jpg


颜福庆的堂兄弟颜德庆是著名的铁路工程师,在京张铁路修建中任詹天佑副手;堂兄弟颜惠庆任北洋政府外交总长和国务总理、民国政府驻苏大使等职,他们兄弟三人并称“颜氏三杰”。

颜福庆的女儿颜雅清,1935年作为中国派出的唯一女代表出席日内瓦国联大会;1945年12月,任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团长和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主席罗斯福夫人安娜·埃莉诺·罗斯福的助理。

基督徒、留美、西医、建立西式学校、西式医院等等,和美国人关系又极好,在国内某领域又很有权势,这些信息联系在一起,令人不由自主想起到一个词——买办。

四、洛克菲勒消灭中医百年计划
 
2017年3月20日,臭名昭著的约翰·洛克斐洛的亿万富豪孙子大卫·洛克菲勒去世了,全世界人民高兴得放鞭炮。这时,北京协和医院却唱起了反调,肉麻的追捧到,“感谢洛克菲勒家族对中国医学的贡献”。

06.png


北京协和医院在微博中还说:“为了建立当时‘远东地区最好的医学院校’,洛氏基金会先后共出资4465万美元建立了北京协和医院。”

07.png


资本家慈善表面的背后,往往隐藏者不可告人的目的。一场长达百年的、 打着“科学”的旗号,有组织、有计划的旨在消灭中医的阴谋就从1917年开始。

多年以后,美国汉斯·鲁斯克在《洛克菲勒药品帝国的真相》一书中揭露到:

洛克菲勒过去一直对中国有着特殊的兴趣,由于美孚石油公司几乎是“中国油灯”用油的唯一供应者,因此他把钱用来设立中国医药基金和北京协和医学院,扮演着“伟大的白人教父”的角色,来向他卑微的孩子们传播知识。洛克菲勒基金会投资达4500万美元用来“西化”中医。

就从那个时候起,洛克菲勒财团在中国建立了大量的西医学校、医院,培养了大量的西医人才,还收买中国西医从业人员、文人、收买媒体、收买社会精英来批评中医,在政府内吹嘘西医的种种好处,游说政府推行取缔中医、利用国内代理人实施废弃中药留用西药等。

深扒张文宏,一个被买办资本选中的人

协和医院毕业照



在内外现实利益的推动下,洛克菲勒集团的医用器械、西药销量大增,收入颇丰。

1929年2月,在南京召开了第一届中央卫生委员会会议,他们就迫不及待的通过“废止中医案”,把废除中医的阴谋推向了高潮。

20世纪前50年,中国卫生事业的行政管理大权,基本上为国外留学回国的西医所掌握,而人数在数十倍于西医的中医,完全处于在野无权地位。

虽然建国以后,在毛主席的大力支持下,中医有了短暂的辉煌。但是改革开放以后,在利益集团的内外联动之下,中医复兴的局面急转直下,西医一家独大,中医一度濒临灭绝。
 
2003年,中医在消灭非典的战役之中立下了悍马功劳,却在随后的表彰大会上,却没有中医的一席之地。这就是西医权倾朝野的鲜明写照。

直到去年的新冠疫情,在西医束手无策的情况之下,经国家最高领导人指示,中医力挽狂澜,治愈了大量的新冠患者,牢牢守卫了人民的生命健康安全,中医的良好功效才逐渐被世人所了解。

据卫健委介绍,西医在治疗一个新冠重症患者,平均要花15万,而中医却只花200块。要是全民都支持中医、用上中医,价值数万亿的医疗市场就会瞬间消失,这对于医疗资本而言,必然是一个噩梦。

所以,新冠疫情期间,他们就推出了两个利益代言人,钟南山和张文宏在网络上摇唇鼓舌。尽管他们的所作所为一直被中医疗效铁一般的事实打脸,但是仍然厚颜无耻的顽强不屈宣扬治疗新冠无特效药。

为了数万亿的大生意,就算死了也不能倒下,脸皮颜面信誉勋章能值几个钱。所以,花重金上热搜,主导人们对西医的认同、毫无下限的抹黑中医才是大生意。
   
五、张文宏和资本的紧密联系

张文宏蹿红之后,严重脱离治病救人的主业,热衷于参加形形色色的论坛,成为了许多资本家的座上宾。


08.png

09.jpg

10.png


他的风头远远盖过一线明星,甚至还被当红小生追星追到了湖畔大学。


11.jpg


而且盖茨基金会很早就开始宣传张文宏,甚至把其列为盖茨基金会的目标守卫者之一。


12.png


就连一向以抹黑中医为主要丁香园也在宣传张文宏和盖茨基金会,可想而知背后的水有多深。

特别有意思的是,7月29日张文宏继“群体免疫”论之后,再次提出“与病毒共存”的论调。随后遭到官媒的严厉批判,十分的狼狈。就在这时,远在他乡的西方权威媒体迫不及待的出来力挺。

8月3日,美国杂志《纽约客》发布文章支持张文宏:“放弃幻想,学会与病毒共存”。


8月10日,美国彭博社声援张文宏,声称“中国政府坚持病毒清零,会被世界孤立”。


BBC分别在6日、11日、13日发布三篇重磅文章,坚决要求中国改变“病毒清零”政策,停止放弃“打压”抗疫专家张文宏“与病毒共存论”的错误行径。


深扒张文宏,一个被买办资本选中的人


张文宏能量太大了,几句话就能调动西方权威媒体火力支援。你看人家这个配合,打得多好啊。谁敢说,这一切都是巧合?

到现在,我们可以捋出几条关系链:城关镇第一中心小学—瑞安中学—上海医科大学—哈佛大学,颜永京—颜福庆—北京协和医院—上海医科大学—华山医院,诺贝尔奖得主弗洛里—戴自英—翁心华—张文宏,洛克菲勒—盖茨基金会—张文宏—复兴医疗、高瓴资本—疫苗。

这其中的错综复杂的关系,各位自己仔细品一品。


张文宏为什么会一直霸占热搜,为什么要鼓吹全民接种疫苗,为什么要鼓吹群体免疫,为什么要鼓吹与病毒共存论?是他对中医的疗效视而不见吗?是他不知道我们的医保就要被掏空了吗?是他不知道开放国门的巨大危害吗?我想,作为一个金句频出的段子手,这些道理他应该是懂的。


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因为他是买办资本选中的人,剧本早就写好了,只能这样演下去!


1 評論 - 登錄 參與評論
云浪彩衫巍 兩個月前
1
挖出了前因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