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经抄袭中国古代典籍


蕐夓文朙中樞府 二七六二五零零年八月廿三
原創

公眾號:舞天玄姬

發表時間:西曆2020-10-09

本站已獲授權



中国古代典籍中的“上帝”


(去年写的,一时忘记写时间了,发在别处了,一时没找到,暂时如此吧。)


“上帝”一词乃是原于古老的华夏文明,史书中最早出现上帝一词的记载的书籍是《尚书》和《诗经》,昊天上帝(尚书)或皇天上帝是上天、天帝、天父(与“地母”相对)、皇天(与“后土”相对)、老天爷等的正式称谓。中国先秦上古时期的“上帝”意为泛指主宰天地宇宙的神。


上帝在殷商甲骨文卜辞和周朝金文中又称“帝”、“上帝”、“天”。


昊天上帝、五方上帝、日月、皇地只、神州社稷、宗庙等为大祀,星辰、五祀、四望等为中祀,司中、司命、风师、雨师及诸星、诸山川等为小祀。大祀养性,在涤九旬,中祀三旬,小祀一旬。其牲方色难备者,听以纯色代。告祈之牲者不养。祭祀牺牲,不得捶扑。其死则埋之。


在周朝的《尚书》、《诗经》、《逸周书》等典籍中,称之为“天”、“帝”、“上帝”,或者把“天”与“上帝”合在一起,称之为“皇天上帝”或“昊天上帝”。中国史书,从《史记》、《汉书》到《明史》、《清史》二十五史,对至上神的指称延续了商朝、周朝的传统,多称为“天”、“上帝”或“昊天上帝”。


在甲骨文中,「天」与「上」或「大」字通借。孔子曰:“周因于殷礼”。而儒家则继承了商周的礼制,祭祀的最高神,就是上帝(即中国人的祖先)。在儒家经典中,和天相等的另一称号是上帝,或称帝,天帝。


皇天上帝的名称来自《尚书·召诰》:“皇天上帝改厥元子兹大国殷之命。”《论语·尧曰》:“敢诏告于皇皇后帝”。《尚书·舜典》:“肆类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山川,遍于群神。”


“上帝”也可指五方上帝(东方上帝太昊伏羲,南方上帝神农,西方上帝少昊,北方上帝颛顼,中央上帝轩辕),五方上帝可称上帝但不可称天,只有昊天上帝=天。


中国古代的上帝,就是当时中国人的祖宗神,即五帝。五帝中最优秀者,是黄帝和炎帝。而所谓首先是说,天子们的家族-“炎黄子孙”-乃是黄帝或炎帝的后代,后来就成为中国一般人祖宗的代称。


也就是说,秦汉及其以前,中国古人所信仰的上帝,乃是我们的祖宗。隋唐时期,国家礼典里至上神的名字被依据《周礼》,正式确定为“昊天上帝”。昊天上帝的意义,则依据儒者毛氏对于《诗经·黍离》中“悠悠苍天”的解释。认为昊天的意思是“浩大元气”,而上帝的意思是说,天就像君主一样统治着世界。按《开宝通礼》,


元气广大,则称昊天。据远视之苍然,则称苍天。人之所尊,莫过于帝,托之于天,故称上帝(《宋史·礼志》)。


“上帝”一词是原原本本的中国词语,利玛窦借用以后,导致词义发生变化,成了耶教专属了。可是,这只是在中国使用才该词,同时替换掉了中国上帝的本义,用心非常险恶!


其他地方,西方耶教是不使用“上帝”一词来进行表达的,它们更多的是使用“父亲”来代指。


耶稣会士用中国儒家经典的概念来翻译《耶经》。在翻译《耶经》中唯一至高神时,用了中国经典本有的“上帝”和“天主”概念,“上帝”和“天主”这两个中国本土宗教概念由此进入中文基督教世界。以后随着基督教的传播,在公众认识上,“上帝”和“天主”已基本成为基督教特有概念。

  

基督教的“上帝”(Deus/God)中文名来自利玛窦借用的中国古代典籍里的“上帝”一词,只不过利玛窦当初耍了小花招,即把二者等同起来了。利玛窦这么做,是为了让中国人能够比较容易接受这位舶来的神灵“斗司”,最开始的传教士称之为“斗司”,而不是“狗的神”God,后来才发生了转变,说明耶教的历史并不长。(一开始他还打扮成和尚的样子,因为修道士跟和尚行为方式类似,后来经中国弟子指点才改儒生装扮)。


却也造成了极大的误解,更导致置换了中国古代文化的“上帝”概念,将本属于中国的“上帝”当成了外来的,将传教士伪造的狗大神当成了中国古代典籍中的“上帝”,至今使得中国人不认识自家“上帝”了!


明清传教士此举,更是为了牵强附会的将中国的祖先以及“上帝”说成是西方人,以此来证明中国古代就信西方耶教,中国古代早先是从“西方”来的,用中国典籍佐证西方耶教的“历史”。


《清初传教士满文档案译本》中审理传布天主教事件里提到如下:


讯许之渐:据尔作序言称,该教于汉唐传入中国者,载于何史?


供称:小的仅照《天学传概》作序而已,并不知载于何史。等语。


........


讯李祖白:据尔所著《天学传概》载称,上帝乃天地之主,故曰天主,实我至要真学,渊源悠久,云云。此言出自何史?


供称,中国史乘不载,小的仅依据天主学西洋传教士所传而编著。等语


讯汤若望、南怀仁、利类思、安文思:李祖白供称,仅依据传教士所传而编著,云云。尔等所谓上帝为天主,实我至要真学,渊源悠久,何以见得?


供称:天主二字,乃利玛窦来中国之后所命名者矣,而我西洋人谓之为斗司。斗司二字,即有万物之根本之意。上帝乃万物之根本,故名天主,天主与上帝无异。而至要真学者则为敬天者矣。自开天辟地以来,莫不有敬天者,故曰渊源悠久。等语。(这是胡说八道哦,表音字母语言只表“发音”,而无意义,其字义为人为定义,其拼写形式可以多变,字义是人为附加上的,并非固定于拼写形式。看字即知字义只有汉字能够做到。)


........


讯李祖白:据尔所著该书载称,考之史册,推之历年,在中国为伏羲氏,乃中国之初人,实如德亚之苗裔。自西徂东,天学固其所怀来也。生长子孙,家传户习,此时此学之在中夏,必倍昌明于今之世矣,云云。尔依照中国何史册而谓伏羲为如德亚之苗裔?尔何以言此学在中国必倍昌明于今世矣?


供称:中国史册不载伏羲为如德亚国之苗裔,但就理而言,在天地之间既有最初人,中国亦有最初之人。天地间之最初人,必有居住之地,但在中国不见传。据西洋传教士言,最初人生于如德亚国,后因生齿日繁,遂分布之天下,云云。西洋初人所生日期,即为中国之伏羲时期,故言伏羲来自如德亚。天地间之初人,皆尊崇天主教,而中国之初人既来自如德亚国,亦必尊崇天主教。天主即为上帝,况“四书”“五经”中多有上帝之称谓,此乃中国初人之所传矣,汤若望、利类思亦如此而言,并非小的独撰。最古之人皆尊崇上帝,故而风尚淳朴,人心坦诚,此致世代相好,此乃倍加昌明者矣,殊异于秦汉。等语。


.......】


原本理应是中西双方面史料,但是,却只有单方面的中国史料,而解读却是传教士胡说八道附会的(任何外来宗教都喜欢用它们的概念歪曲中国古代典籍概念),西方并无历法,更无历史,更无文字,全赖中国造纸术、印刷术,才能固定其发音拼写形式,又怎么能够证明传教士所说为“真”呢!


这都是传教士来中国以后,学习中国古代典籍,然后将之编造填充为西方“史料”,编出所谓的耶经。


此说和今天“西方中心论”如出一辙,“华夏文明西来说”是传承明清传教士思想的延续!


所以,作为中国人,作为华夏文明的继承者,我们必须要正本清源!


例如:


1、《耶经》说: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上帝,。 

  《老子》说:道,从无中生有,乃天地之始,万物之母。 


2、 《耶经》说: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完毕,就安息了。

  《周易》也神秘地说:七日来复,天行也。 


    “女娲抟土造人”


《山海经·大荒西经》:“有神十人,名曰女娲之肠,化为神,处栗广之野,横道而处。”


《淮南子·说林篇》:“黄帝生阴阳,上骈生耳目,桑林生臂手,此娲所以七十化也。”《淮南子》认为,女娲造人时,其他神灵都来帮忙。黄帝帮助人生出阴阳,上骈帮助人生出耳目,桑林帮助人生出臂手。在他们的帮助下,女娲经过了七十次的尝试和改变,最终创造了人类。


《太平御览》卷七八引《风俗通》:“俗说天地开辟,未有人民,女娲抟黄土作人,剧务力不暇供,乃引绳于泥中,举以为人。故富贵者,黄土人,贫贱者,引绳人也。”大意是:据民间传说,开天辟地时,大地上还没有人类,女娲用手抟了黄土创造了人类,但工作繁重,力有未逮,于是用绳子在泥潭中抽打,溅起的泥点就成了无数人类。后来人们就说,富贵的人,就是女娲抟黄土造的,贫贱的人,就是女娲甩绳子溅落的泥点变成的。


图 女娲抟土造人

耶经抄袭中国古代典籍


古代早期,“7”在丧俗中的身份很尊贵。《礼记·王制》中有这样的说法:“天子七日而殡,七月而葬”,而其他人死后则不能使用这种礼仪。为什么天子的丧礼规定7天停放灵柩,7月下葬?时人认为,“7”是“王者”的代表。古代帝王祭祀先祖一般设“七庙”,即《礼记·王制》所谓:“天子七庙,三昭三穆,与太祖之庙而七”,也从侧面折射出先秦帝王家对“7”的敬重。


据晋董勋的《问礼俗》,从新年的第1天到第7天,分别是鸡日、狗日、猪日、羊日、牛日、马日、人日。


将新年首月的第7天设为“人日”,最晚在魏晋时代已很盛行。晋代李充《登安仁峰铭》便称,“正月七日,厥日为人;策我良驷,陟彼安仁。”


《太平御览》卷三十引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正月七日为人日。以七种菜为羹,剪彩为人或镂金箔为人,以贴屏风,亦戴之头鬓。又造华胜以相遗,登高赋诗。” 


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正月七日为人日。”《北史·魏收传》引董勋答问礼俗曰:“正月一日为鸡,二日为狗,三日为猪,四日为羊,五日为牛,六日为马,七日为人。”此“人日”一名之所由来。《太平御览》卷三○引《谈薮》注云:“一说,天地初开,以一日作鸡,七日作人。”则关系原始开辟之神话。


宋高承《纪原·天生地植·人日》:“东方朔《占书》曰:岁正月一日占鸡,二日占狗,三日占猪,四日占羊,五日占牛,六日占马,七日占人,八日占谷。皆晴明温和,为蕃息安泰之候,阴寒惨烈,为疾病衰耗。”


清富察敦崇 《燕京岁时记·人日》:“初七日谓之人日。是日天气清明者则人生繁衍。”】


中国“女娲造人”的传说出现的很早,而且一直有正月初七日为人日的说法,而“七”在中国也是特殊的日子。


中国古代有天文历法,才有“正月初七日”,西方一直以来没有观测天文的习惯,1667年以后法国始建天文台,而西历也是不符合天象的历法,不能倒推知古代地日月运动的天象,也就不能够作为证据来证明西方的耶经记载。


正是中国有了历法,才有历史,西方没有历法,也就没有历史,更没有文字,明清传教士所言之“史料”皆不可信,且又是从何而来呢?!都不过是用中国古代典籍来装西方的“酒”,或者摇身一变成为“古希腊”、“古罗马”、“古埃及”、阿拉伯、耶经等记载,追根溯源都是来自于中国。


3、 《耶经》说:伊甸园裏有四条河,流出珍珠玛瑙。

  《淮南子》上说:天下有四水,凡此四水者,帝之神泉,以和百药,以润万物。 


4、 《耶经》说:伊甸园中有生命树和智慧树。

  《山海经》上说:当初有不死树和圣树,圣树又叫睿木,“食之令人圣智也”。


    “不死树”


    《山海经·海内西经》:昆仑开明北有“不死树”。又:“开明东有巫彭、巫抵、巫阳、巫履、巫凡、巫相,夹窫窳之尸,皆操不死之药以距之。”

  《山海经·大荒南经》:甘木即不死树,食之不老。

  《山海经·海外南经》:有员丘山,上有不死树,食之乃寿;亦有赤泉,饮之不老。


    “圣木曼兑”,《山海经》,时代:上古,食之令人圣智。


图 1986年于四川省广汉市三星堆古遗址出土的通天神树

耶经抄袭中国古代典籍


《山海经·海外东经》曾说:“汤谷上有扶桑,十日所浴,在黑齿北。居水中,有大木,九日居下枝,一日居上枝。”】


5、 《耶经》说:人类始祖贪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子,被上帝赶出伊甸园,并有基路伯和火焰之剑,阻断了人神通路。

  《尚书》和《国语》上说:人犯了罪,上帝命令重黎堵绝天路,上下不相来往。 


    【“绝地天通”,《尚书·吕刑》:“乃命重黎,绝地天通,罔有降格。” 孔 传:“ 重 即 羲 , 黎 即 和 。尧 命 羲 和 世掌天地四时之官,使人神不扰,各得其序,是谓絶地天通。言天神无有降地,地祇不至於天,明不相干。”意谓使天地各得其所,人于其间建立固定的纲纪秩序。


此外,上面提到的通天神树还可能是建木:在《吕氏春秋·有始》等典籍中,有一种神树叫建木,它在天地的中心,神仙们通过这棵树往来于天地之间。


《淮南子·墬形训》:“建木在都广 ,众帝所自上下。日中无景,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


《吕氏春秋·有始》:“白民之南,建木之下,日中无影,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


《山海经》等所描述的“都广之野”据说是天地的中心,传说建木是沟通天地人神的桥梁。由于伏羲、黄帝等众帝都是通过这一神圣的建木通道上下往来于人间天庭。


如此,中国才有可能出现“绝地天通”一事。


6、 《耶经》说:后来地上充满罪恶,上帝用大洪水冲刷了大地。

  《淮南子》《路史》《国语》上都说:共工为始作乱,震滔洪水,祸害天下,天柱折,地维绝,水潦尘埃归。


以上耶经和中国古代典籍有如此多的相似之处,中国典籍在前,又有文字历法历史证明,岂不是证明耶经正是传教士抄袭中国典籍才出现的吗?!


徐光启等耶教徒伙同利玛窦等传教士故意篡改中国历史和专有名词,将中国汉字本义替换成了耶教,就这样替换掉了中国人的祖宗,替换掉了中国人自己的思想文化,用心极其险恶,其心可诛啊!


这种事情历史上发生了很多次,蛮夷教在中国传播的过程中,就是占用中国专有词汇,替换成蛮夷概念,就这样逐步清洗掉了中国人的痕迹,使得中国人以为上古已经有了这些蛮夷教,还“传入”了中国,让中国人遗忘了中国人自己的文明........有多少人能够明白这一点呢?


当蛮夷破坏华夏文明,日拱一卒,以“包容团结大度”之名消灭中国人,而我们在却毫无所觉,还有不少人做了帮凶,帮助蛮夷消灭自己人的觉醒力量,毫无防范之心,真是令人痛心啊!


最大的痛苦不是来自于敌人,而是来自于最亲的本该维护自己的同胞的背叛和插刀!


为此,正本清源才能还华夏之真名!


4 評論 - 登錄 參與評論
青风 一個月前
1
正本清源!
玉清道人 一個月前
2
翻譯漢奸非常賤!
风幽天下_945 一個月前
3
日防夜防,家賊難防!扶正抑邪,不可鬆懈。
云浪彩衫巍 一個月前
4
惡傳之時間太長,可追徐光啟之引賊入舍。汤若望更是竊取賊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