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中美角色互换,张文宏会向美国科普“与病毒共存”吗?


蕐夓文朙中樞府 二七六二五零一年七月初五
連載

来源:大道天下行

发表时间:夷历2021-08-11


提要:假如中美角色互换,张文宏们会号召美国和西方学习中国,向它们科普“与病毒共存”吗?


和新冠病毒这种传染性极强、极易变异的病毒共存,就是全民养蛊,会不断产生超级变异病毒,反复爆发。


本文分四个部分:

1、角色互换暴露双标真相

2、上海的新冠治疗水平低于全国平均

3、向世界科普中国模式,而不是迁就西方

4、不断为美国的失败找借口,专家缺乏四个自信


01 

角色互换暴露双标真相


假如中美角色互换,张文宏会向美国科普“与病毒共存”吗?

假如角色互换一下,是美国在本土消灭了新冠病毒,过去一年多死于新冠肺炎的只有2人;而中国新冠感染3600多万,死亡60多万,疫情反复爆发,一天新增确诊重回十几万;张文宏们还会向美国和西方科普“群体免疫”、“与病毒共存”吗?


你想想看,在中国的抗疫赢得这么彻底,西方的失败这么明显的情况下,他们还能拼命为西方的行为找理由,颠倒一下会怎么样?


显而易见,他们不仅不会号召美国学习中国,反而一定会对美国大加赞美而对中国口诛笔伐,谴责中国拖累了全世界。


原因在于,有些人习惯了把西方看成世界的领导者,习惯了以西方的标准为标准,根本没有想到,中国领导世界的可能性。


高强说得很对,正是因为西方的无能,给世界树立了很坏的榜样,才导致世界疫情反复肆虐。


假如由中国来领导世界,全世界都学习中国模式,人类用三个月就能全歼新冠病毒,根本不需要什么疫苗。


合理的作法,应该是向世界科普中国的抗疫模式,而不是反过来,要求中国学习西方失败国家的抗疫模式。


中国被西方国家拖累了,他们不但不指责西方,反而科普西方国家行为的合理性,要求中国去迁就西方,甚至学习西方。


因为西方人无能,所以我们就要迁就他们,降级到和他们同等水平?


这就是双标。


只需最基本的常识就可以做出判断:中国抗疫模式下经济快速恢复,过去一年多大陆本土新冠肺炎只死亡2人;西方模式动辄感染几百几千万,死亡几十万,疫情反复爆发。孰高孰低,一目了然。


过去中国舆论圈、学术圈活跃着很多公知,他们的基本态度就是美国和西方无论多失败都是对的,中国无论多成功都是错的。


假如某件事美国做到了,中国没做到,他们会说,看看人家美国,啧啧......假如反过来,中国做到了,而美国没做到,他们会拼命为美国找理由,同时贬低中国的成功。这种味道相信大家太熟悉了。


实际上,医学界也不例外,无论美国和西方抗疫多么失败,有些人都能找到“学术理由”为它们辩解;而对于中国的成功,他们却暗中贬低,还要求中国学习西方。参见:中国的抗疫模式非常成功,某些专家却要求学习西方把赌注全部押在疫苗上,真是咄咄怪事


中国专家应该理直气壮的向西方科普:


  • 新冠疫苗无法替代隔离防疫措施,消极防疫害人害己,贻害无穷!


  • 和新冠病毒这种传染性极强、极易变异的病毒共存,就是全民养蛊,会不断产生超级病毒,反复爆发!


这不,“德尔塔”还没走,据说更厉害的“拉姆达”已经蔓延30多国了。


假如中美角色互换,张文宏会向美国科普“与病毒共存”吗?

截至目前,世卫组织已经用希腊字母命名了11种新冠变异毒株。据外媒8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官员表示,一旦24个希腊字母用完,考虑用星座来命名新的新冠变异毒株。


02

上海的新冠治疗水平低于全国平均


首先要说明,张文宏的角色是新冠救治组组长。


上海的疫情防控做得好,并不是张文宏的功劳。疫情防控从一开始就是市长、市委书记直接领导,整个防控体系、精准流调都由专人负责。


03.png应勇因为工作出色不久紧急调任湖北


新冠治疗才是张文宏的本职工作,他完成得怎么样呢?


04.png

早在2020年4月9日,我们就指出,上海的新冠救治水平在全国排名中下。


假如中美角色互换,张文宏会向美国科普“与病毒共存”吗?


截止2020年4月9日,上海1.3%的死亡率,在全国34个省市区中排第22位,排名中下等。


在第一轮疫情期间,我们做过多次排名,上海的死亡率和治愈速度,水平始终低于全国各省市区平均水准。


因为西医没有特效药,全国新冠肺炎的救治水平和西医的水平高低没关系。因此,很多经济落后地区由于重视中医,新冠救治水平都比上海高。


当时我们拿了安徽亳州来举例。亳州3月5日就清零了,108例病人100%治愈,0死亡。


06.png

通过坚持中西医结合治疗全覆盖,充分发挥中华药都中医药传统特色优势,在省中医专家组的指导下,针对每一位病人的病情,采用不同的中药配方,做到一人一案,同时结合习练华佗五禽戏、实施中医耳穴疗法、提供药膳营养餐等具有亳州本地特色的辅助治疗措施,促进患者肺功能恢复,提高患者免疫力,加速患者康复,取得了显著疗效。


我们还介绍了河南一个县级小医院的案例。


假如中美角色互换,张文宏会向美国科普“与病毒共存”吗?

河南通许县人民医院,一个设备简陋的县级小医院,用中药快速治愈了4例确诊,31例有症状的疑似病例;用中医药预防,医护人员无一感染。


为什么县级小医院,新冠救治水平可以完胜著名的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


不是贬低某个人,而是西方医学治疗肺炎的真实水平不敢恭维。


08.png

张文宏在演讲中亲口承认,普通流感转肺炎之后,西方医学救治的死亡率高达9%。


而他从不宣传中国大陆过去一年多,死于新冠肺炎的只有2人;从不宣传中医为主的中西医结合治疗,已经把新冠死亡率降到了0.02%。


他却不断通过媒体强调“中国危险了”,打疫苗“上不封顶”,客观上给老百姓和各地方政府施加了很大的压力,粗暴防控和事实上的疫苗强制注射偶有发生。


顺便说一下,张文宏作为肝病专家,不会治乙肝,只会让病人长期吃药控制,因为西方医学公认慢性乙肝是治不好的。


过去我也是迷信西方医学的,直到中医彻底治愈了我反复发作的慢性乙肝,我才知道天外有天。参见:“三分治七分养”彻底治愈乙肝,我加入了复兴中医的斗争


03

向世界科普中国模式,而不是迁就西方


从病毒溯源到抗疫模式,中国的外交官都很硬。


遗憾的是,中国的医学专家却很软。


近日,原卫生部部长高强在人民日报发表署名文章《“与病毒共存”可行吗》,一针见血的指出:


1、将疫情反弹的责任推给病毒变异是“甩锅”


英、美等国不顾人民健康安危,盲目解除或放松了对疫情的管控措施,单纯依靠疫苗接种的抗疫模式,追求所谓的“与病毒共存”,导致疫情的再次泛滥。这是英、美等国政治制度缺陷导致的防疫决策失误,也是推崇个人主义价值观的必然结果。


在英、美等国“与病毒共存”的诱导下,不少发展中国家也放松了疫情管控,致使全球多个地区出现了第二波、第三波疫情。


2、必须坚持严格防控,打消“与病毒共存”的想法

 

令人诧异的是,我们的一些专家也大讲德尔塔毒株的惊人威力,建议国家考虑“与病毒长期共存”的策略,“学会与病毒共存”。


09.png张文宏的“与病毒和谐共处”的言论最出名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我国迅速控制了疫情,证明我们完全可以战胜新冠病毒。


只要我们在“外防输入”方面“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坚决“御病毒于国门之外”,就一定能够将病毒消灭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


3、中国与世界的互通,必须是健康的互通、安全的互通、符合国家利益和人民利益的互通,而不是盲目的互通,更不是不计后果的互通。


张文宏的开放言论就是不计后果


在国际疫情严重反弹的情况下,我国必须坚持对入境人员实施严格的监测、隔离等防控措施,这不是切断与世界的联系,而是对人民健康和国家安全高度负责的表现。


4、不仅不能放松,还要进一步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


最近南京爆发的疫情迅速传播到多个省份,暴露出一些地方疫情管控存在的重大漏洞和失误,应当深刻反思、汲取教训、全面排查、落实整改。


我们不仅不能放松疫情管控,还要进一步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坚持不懈地做好疫情监测预警。


这不是“与病毒长期共存”,而是为消灭病毒而长期斗争。


5、英、美等国的“与病毒共存”,已经给全球的抗疫形势带来了严重后果,我们绝不能重蹈覆辙。


张文宏说,新冠病毒要与我们共存,只要新冠病毒引起的死亡率低到0.1%甚至更高一点0.45%、0.5%,世界就能够开放了。


他还蛮横的吓唬老百姓,我们不开放会有经济危机,是要死人的,而且是穷人先死。


我们坚决反对这样的言论。过去一年多中国大陆死于新冠的只有2人。而对于新冠病毒这种传染性非常强的病毒来说,就算死亡率0.1%,扩散到1000万人,要死1万人;扩散到1亿人,要死10万人;扩散到10亿人,要死100万人。


只要疫情仍在国际上广泛流行,我国严防境外病毒输入的方针就不能变,坚决切断病毒传染链的策略就不能变,早发现、早控制的目标就不能变。


至于我国何时开放国门、如何开放国门,应当根据国际疫情控制的实际情况,从维护国家和人民的整体利益出发,适时作出安排。


高强对“与病毒共存”论的批判非常到位。


有人说高强不是学医的,没资格批评“传染病和肝病专家”张文宏。这就好像士兵指责元帅因为没他懂枪,所以不会指挥打仗一样。


实际上高强谈的是战略问题,而这正好是这位网红专家的软肋。


04

不断为美国的失败找借口,专家缺乏四个自信


某些专家的观点不是出于“学术科普”,而是出于对美国和西方的迷信。


他们的错误来自缺乏四个自信。下面我们按时间顺序盘点一下。


在全国录播的课堂上,他曾经公开嘲笑中国的历史:“中国别觉得自己牛哄哄的,什么五千年文明啦什么的,这都是瞎扯。”


假如中美角色互换,张文宏会向美国科普“与病毒共存”吗?

在历史教育中,西方人充斥了“哥伦布发现新大陆”这种不把美洲原住民当人看的西方立场。而某些人把这种“西方中心论”全盘照搬了过来。


我自己过去也是这种教育的受害者,直到“三分治七分养”彻底治愈乙肝,我加入了复兴中医的斗争


西方医学教育更是重灾区。因为他们是彻底的以西方人的立场,否认中医药的历史贡献,否认中医药的功效。


与之相反,对西方却极其崇拜。





这是霍普金斯大学,美国的Johns Hopkins,所以这里是Johns Hopkins的public health school,公共卫生学院。现在全世界number one的公共卫生学院。


但是Johns Hopkins就是这么牛,左边有一张纸头,你看到吧,这张纸头是1980年全世界的,世界卫生组织麾下的所有入门的国家的卫生部长,一起在Johns Hopkins的public health school一起开会,大家签字,人类在这里宣布,我们可以抵抗病毒,但这是人类消灭的第一个病毒,我们还有第二个,还有第三个,还有第四个。下面我们一个个把他它们全部干掉,我们人类可以非常安全的生活,我们可以生活的很爽,多么自豪,对吧?


很好,所以我也觉得很自豪,这就是我,所以我在那里访问的时候,我就在那里偷偷的拍了张片,拍了张照片,我觉得人类是挺自豪的。这是八十、八零年八十年代。”


美国就是他们心目中最牛的国家,约翰霍普金斯就是世界上医学最牛的地方。因此他们无法接受美国体制和西方医学的失败。


①美国不戴口罩合理,“精准防控”和救治完全跟得上


2020年3月5日,张文宏就在直播节目中为美国人不戴口罩和不积极救灾辩解,还说中国人根本不用为美国担心,美国的医疗系统一旦启动,检测和救治完全跟得上。



“我就问美国的具体的情况,他们告诉我这个季节我们叫什么,流行季。美国的常规的是2,800万人感染,28000人的住ICU,16,000人的死亡率,在它这个医疗体系,它可以很容易的就把他它应付过去了。”


“对于一个输入性,我们对于一个这个毛病,很清楚的是一个什么毛病的进来,它的应对,它是很从容的。”


“你别觉得它好像前面好像慌不择路的,好像要检测试剂也没有,要提供这种检测试剂是很容易的。而且我们今天也看到,在美国,现在还是局限于几个社区。


他是这样子的,他爆发一个社区,我把这个社区的学校停课。爆发一个地方,对这个地方进行隔离。(这就是他所说的精准防控


所以他不着急。因为为什么?他的整个医疗系统一旦启动起来,放到这个医疗体系,它的检测,它后面的救治,都跟得上。”


“那么我就问你,2800万的流感感染,28000人的住ICU,16000人的死亡,他觉得他可以负担。那么今天,你自己觉得,今天到现在为止,他的人数还是只有100人左右的一个新冠,你要他重视到什么程度,我就问你。”


“我们现在着急的不得了,觉得美国你怎么还不封城?你怎么还不把街道都给封了?怎么还不戴口罩?是不是没有口罩,口罩都被我们买走了?我告诉你。真的我们不需要太给他们担心。”


“现在大家面对的这个疾病,美国的和中国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就是一个是输入性的疾病,还是一个是在你这里最先爆发的。我们不谈起源,起源这个事情说不清楚。”


②全球顶尖医疗科技在美国


3月24日开始,美国确诊人数日超过40000人。美国“病毒猎手”利普金确诊了;哈佛校长夫妇也确诊了。


3月25日,张文宏承认美国错过了最佳控制时机,但依然宣称美国有全球最顶尖的医学和科技,对美国控制疫情完全有信心。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Jonhs Hopkins,是全球最牛的医学的一个地方。所以我可以说,现在美国所有做的医学的政策,在特朗普后面都站着这些非常专业的团队,这一点大家毋容置疑。”


“但是我相信,美国居于全球的公关卫生体系的顶峰,水平最高,居于全球的临床医疗的顶峰,医生的水平也是最高。”


“我个人觉得,美国的政府一定会根据自己的疫情所在的点,制定最合适的一个方案。我自己觉得这个疫情一定会到。”


③中国用的口罩、防护服、测序机器都是美国的?


2020年8月12日,面对美国的失败,张文宏公开宣称,美国的科研就是比中国发达,我们用的口罩、防护服、测序的机器还是美国的。



“今天我在这里还是跟你讲,美国的科研比如中国发达。不管你同意不同意,现在医疗领域里面我们带着口罩,我们用穿的防护服,我们测试用的机器还是美国的。西方国家比我们发达。”


我们还是让美国人自己来回击吧。


2020年4月17日,美国纽约州州长科莫在新闻发布会上说:


“我们需要口罩,它们是中国制造;我们需要防护服,它们是中国制造;我们需要防护面罩,它们是中国制造;我们需要呼吸机,它们是中国制造。好了,我们已经过了那个阶段,现在到了新阶段,我们需要检测试剂,它们是中国制造......呵呵,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④中美检测速度之对比



早在2020年3月5日,张文宏称纽约病例多是因为检测到位。


“纽约如果不具备检测能力的话,哪里来的三万多呢?纽约州,它的一个病例数的大幅度的增长,事实上跟他的检测的一个到位是有非常直接的关系的。你就再也不需要为检测而担心了。”


2020年3月10日,纽约州长科莫则说,美国的检测能力远远不够。


张文宏仍然宣称:“但是在这次新冠疫情当中,大家看到,美国的测序的速度一开始比中国快很多,所以在中国武汉进行大检测之前,美国每天的测试量远远超过我们。”


至于武汉大检测,张文宏说要5年才可能做完。


“根本不需要对武汉人民们每人做一个核酸检测,你想干什么呀?武汉人民,我已经算过了,我一天给你做一万例核酸检测,武汉每天可以做一万例-其实现到不了这个检测能量,我们现在到不了给武汉每天检测一万例的能量 - 我就算你给武汉一天做一万例,武汉多少人?一千五百万人,我要做一千五百千天,我要做五年。”


“你有没有本事把1500万的人两、两个星期里面全部做掉?你如果可以做到,那我就问你,有没有可能一个月里把你一辈子的饭吃掉?你如果是一个有逻辑性的文科生,你就知道这个事情不靠谱吧?”


最终结果我们都知道了,武汉千万人级别的核酸大检测,10天完成。最高峰的2020年5月22日,一天就检测了147万。


这就是中国的科技和中国的效率。


⑤新冠死亡人数不影响美国整体寿命,美国不隔离保经济救了更多的人


11.png

2020年9月20日,美国新冠肺炎确诊675万人,死亡近20万人。就在当天,复旦大学管理学院EMBA开学第一课上,张文宏居然公开赞许美国:


“新冠死亡几十万人不影响美国的整体寿命,成为非常自然的一个事件。”



“美国的医疗体制跟中国不一样,它是轻的病人让你就待在家里了,插管有些85岁的就不要插了。因为现在在所有美国人的新冠死亡的中位数值是多少呢?是83岁不到一点,但是美国整个国家的期望寿命也是83岁不到一点。所以新冠现在死掉的人,不影响这个国家的整体寿命,变成是一个非常自然的一个nature的一个疾病的一个事件。”(别忘了,当时已经是二十万人命了,到了张文宏嘴里成了轻松的“自然事件”)


“所以它说我如果现在经济崩溃的,我很多人失业,很多人要跳楼的,死掉的人更多了。他说现在我也没有增加我整体的一个死亡率,每年流感死亡率也要几万人。”(二十万新冠死亡相比几万流感死亡,居然没有增加死亡率?)


“所以这个就带来一个非常复杂的一个生态,什么意思?每一个病毒,它的一个性不一样的,那你要了解这个病毒的个性,然后让决策者做出决策。你说就像我们医生说几句话,叫我们医生们最好么把整个国家都封封掉呀,外面的人都不要进来呀,城市城市之间的大家不要通航呀,所有人过来的都要隔离啊,然后我们每天每个人都呆在家里,stay at home,是吧,那就是你都这样的话,我们叫什么,我们叫没有可能communication,没有沟通就没有传染病,你知道吧。所以,传染病的英文叫什么?叫communicable disease,就是有communication就会有传染病啊,所以你现在没有communication。但是我们医生讲的这句话对吗?No communication,no disease。当然,这是对的。但是有多少人要死啊?第一件事情在做的各位全部下岗是吧,没有communication哪里有什么economics对不对?哪里什么经济呢?你们全部下岗,你们下岗家里的人开始造反,所以这时巨大的社会问题就出来了。”(中国严格执行隔离,三个月就取得完胜,国内经济全面恢复,在全世界一枝独秀。而美国疫情延续至今死亡六十多万,经济至今不能完全恢复,孰高孰低?)


“所以将来这个社会如何与病毒共生共存,老陆出了一个非常好的题目。这个病毒现在短期内弄不掉,在这之前,我们社会将如何做决策,每个省市如何做决策,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考量你的智慧的一个问题,这种智慧实际上超出了我做一个医生的一个范畴,但是我医生愿意把这事情给你讲清楚了,我自己觉得讲到这个份上,你如果还不懂,我都怀疑你是不是管理学院的学生了我说,是吧。呃,所以我只能讲到这里了,叫我讲得再通俗一点,我实在做不到了好吧。好,谢谢大家。” (西方无法消灭新冠病毒,只好与病毒共存。然而中国依靠隔离防疫和中西医结合治疗,几个月就在大陆本土全歼了新冠病毒,后面的局部疫情全部是境外人流物流输入的。如果世界上只有中国一个国家,人类早就消灭新冠病毒了。)


在2021年7月12日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记者提到,美国彭博社日前发布新一期的“全球抗疫排名”,美国排名第一,成为“全球第一抗疫大国”,中国排名第八。


12.png

赵立坚评价彭博社的所谓“全球抗疫排名”为了达到“美国第一”的结果,不惜:


1)将以往排名中最为关键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等要素降低


2)将执行封锁和出入境防疫管理政策视为负面因素。


上面两条,不就是张文宏在这次演讲中的核心论点吗?


⑥ 美国会速胜,中国危险了


美国在新冠疫情中已经一败涂地,然而,张文宏还在继续预测美国会依靠新冠疫苗速胜。


他不断宣传“全民注射新冠疫苗”才是战胜疫情的唯一办法。而只要美国的免疫力达到50%、60%以上,这场疫情就差不多结束了,世界就会重启。而在这个时候,你别得意,中国危险了。


美国速胜论和中国危险论


⑦ 西方疫情重新爆发,宣称人类无法战胜新冠病毒,只能长期与病毒共存。


事实证明,美国等西方国家“全民注射新冠疫苗”建立“群体免疫”的企图失败了,疫情在西方各国重新爆发。


张文宏半夜发微博,称未来哪怕我们每个人都打了疫苗,新冠依然会流行,最终只能达到与病毒的和谐共处。


13.png


“与新冠病毒和谐共处”的代价是什么?过去一年多中国大陆死于新冠的只有2人。而对于新冠这种传播力极强的病毒,就算死亡率低到0.1%,扩散到1000万人,要死1万人;扩散到1亿人,要死10万人;扩散到10亿人,要死100万人。


这不是学术,这是人命!


这就是他们所谓的“学术科普”,他们总是高估美国和西方,跟着西方人的指挥棒转,还要求抗疫胜利的中国学习西方失败国家都经验。


如果还不明白美国和中国抗疫路线的区别,听听张伯礼是怎么说的。



“要总结这次抗议疫情,还是主席在(2020年)9月8号给总结的五条抗疫的经验:生命至上,举国同心,舍生忘死,尊重科学,命运与共。


这个五条抗疫精神,我觉得精辟地概括了我们取得的胜利的精神的精神法宝。说生命至上,实际是我们中国共产党的宗旨,为人民服务,是把人民放在最高的位置上,就是人命关乎天,人命大于天,有什么权利大于人的生命的权力啊?


体现在中央的决策上,就是应收尽收,应治尽治,千方百计救每一个患者。所以我们既治疗有新出生的婴儿,也有百岁的老人,一视同仁,绝不放弃一个。


我看到很多报告,西方的一些国家,美国很多人住院治了,治了以后收到的账单,几十万美金,这种天价的负担让他又陷入绝望之处。而我们国家都是全部免费制造,包括有的患者花了几十万,最多花100多万的都是免费。


在美国最紧张的时候,对于七十岁以上的老人,基本就是放弃。她们叫保守治治疗,保守治疗就是不治疗,放在保守的地方,任凭他自己的生和死。


那美国这种状况和我们国家的相比就差别很大。美国的病人为什么那么多?他们轻型和普通型的病人一律在家自己隔离,等你感到重了,你感到憋气憋得受不了了,你到医院。医院一检查呢,血氧饱和度比较低了,达到标准了,你就收住院。收住院就上呼吸机,就抢救。说差一点,差一点回来再等等,等重一点再来。


我们中国是把轻症和普通型的病人,也收在方舱里边,积极的救治,让患者不转为重症。没有重症就没有死亡。


所以在我管理的江夏方舱,564个患者,我们采用中医综合治疗的方法,没有一例转为重症,出院以后没有一例复阳。把我们的经验介绍到其他方舱,其他方舱的转重率只有2%~5%,而西方国家是20%的转重率。


所以我们就说两种制度,两种理念,结局就不一样。”


从2020年5月17日至今,中国使用中西医结合治疗9000多新冠肺炎病人,只死亡两例,死亡率仅0.02%,甚至远低于普通流感0.1%的死亡率。参见:中国治疗非典和新冠的成功,证明中华文化是真理


而且,海外中企员工有821人感染新冠肺炎,被中医抗疫医疗队全部治愈。参加:821人注射疫苗后感染新冠,被中医药全部治愈,零转重,零死亡


然而,有人完全无视中国治疗新冠肺炎的成功,仍然一心期盼西方未来5年内能发明的“靶向特效药”,协同疫苗把新冠的病死率大幅下降。


14.png

他完全无视,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早已实现了极地的、远低于普通流感的死亡率。


在事实面前,只有张定宇公开宣布,自己过去对中医药有偏见,现在转变成了中医药的拥护者。希望更多的专家完成这样的转变。


在过去一年多中,我们依靠隔离防疫和中西医结合治疗双管齐下,完胜了新冠病毒。而不管病毒如何变异,不管世界疫情如何变化,我们依然能够依靠这两条立于不败之地。


新冠病毒将在西方长期存在,各种新的变异病毒将层出不穷。西方国家已经进入“开放-疫情复发-封城-再开放-疫情再爆发”怪圈。


中国应该放弃短期内与西方国家互相开放的幻想,长期坚持隔离防疫措施。


中国的专家,需要建立医学自信。


张文宏们,需要建立四个自信。


2 評論 - 登錄 參與評論
中國風 兩個月前
1
漢奸
山中野人 兩個月前
2
中国的防疫清零打谁的脸,对谁最不利。毫无疑问,就是那人肯定要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