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文》改错-夷(连载0001)


蕐夓文朙中樞府 二七六二五零零年閏四月初四
原創

《说文·大部》:夷:平也。从大从弓。东方之人也


《说文》把夷字解释为从大从弓,部首归为大部。其实这是错误的。许慎犯了今字附会错误。


如果看汉朝的汉隶或秦朝小篆,夷字确实有点像从大从弓。


QQ截图20200526182151.png《说文》改错-夷(连载0001)


清代文字学家段玉裁,著的《说文解字注》依旧没有发现许慎的错误,在错误上继续附会解释。


夷:東方之人也。从大。从弓。各本作平也、从大从弓、東方之人也。淺人所改耳。今正。韵會正如是。羊部曰。南方蠻閩从虫。北方狄从犬。東方貉从豸。西方羌从羊。西南僰人、焦僥从人。葢在坤地頗有順理之性。惟東夷从大。大、人也。夷俗仁。仁者壽。有君子不死之國。按天大、地大、人亦大。大象人形。而夷篆从大。則與夏不殊。夏者、中國之人也。从弓者、肅愼氏貢楛矢石砮之類也。以脂切。十五部。出車、節南山、桑柔、召旻傳皆曰。夷、平也。此與君子如夷、有夷之行、降福孔夷傳夷易也同意。夷卽易之叚借也。易亦訓平。故叚夷爲易也。節南山一詩中平易分釋者、各依其義所近也。風雨傳曰夷悅也者、平之意也。皇矣傳曰夷常也者、謂夷卽彝之叚借也。凡注家云夷傷也者、謂夷卽痍之假借也。周禮注夷之言尸也者、謂夷卽尸之叚借也。尸、陳也。其他訓釋皆可以類求之。」(语出《说文解字注》)


段玉裁不但继续支持从大从弓的解释,而且还新附了彝、痍等假借。


为什么说这种解释是错我的呢,其实是许慎和段玉裁都没有看原字形。


夷字写成从弓是从春秋时晋国的《侯马盟书》开始的,而在此之前,夷字不从弓,也不从大。


QQ截图20200526183128.png

在金文中,夷字是从己、从矢。矢,就是箭。


《说文》改错-夷(连载0001)
《说文》改错-夷(连载0001)
QQ截图20200526183906.png

更早的甲骨文更明显,从矢从己。金文中有带土的,为增翻体。


矢字很容易看出,至于是不是己,且来慢慢分析。


QQ截图20200526184421.pngQQ截图20200526184429.png


己字确实有正反两种写法,在甲骨文和金文中都是如此,所以体现在夷字中也有正反两种写法。


其次,已经的已在汉隶中经常与己、巳通形,大概是长得太相似的缘故。但是在金文和甲骨文中,已、巳等字与己有明显的区别。


QQ截图20200526184857.png


这就否定了夷字中从已从巳的可能性。只能是己。


至于为什么是己呢?仔细研究发现,己是记录了东方少昊族的姓氏。


春秋时有个小国家叫郯国,子爵,是少昊的后代,己姓。郯国国君称郯子。郯国在今江苏连云港和山东临沂南一带。今还有郯城县。


《说文》改错-夷(连载0001)

QQ截图20200526185929.png


这个国家离鲁国很近,在鲁国的史书上记载了当时的郯子去鲁国的一件事。鲁国向郯子问起关于少昊的历史。


郯子来朝,公与之宴,昭子问焉,曰,少皞氏鸟名官,何故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大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鴡鸠氏司马也,鳲鸠氏司空也,爽鸠氏司寇也,鹘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五雉为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九扈为九农正,扈民无淫者也,自颛顼以来,不能纪远,乃纪于近,为民师而命以民事,则不能故也,仲尼闻之,见于郯子而学之,既而告人曰,吾闻之,天子失官,学在四夷,犹信。」《左氏春秋·昭公十七年》


郯子去鲁国,鲁国的昭子问关于少昊的事,郯子说,少昊是我祖先,我知道,少昊以鸟纪官,然后夷民正。孔子听后,觉得郯子有学问,说天子失官,学在四夷,果然如此。孔子周游列国时,到了郯国曾拜郯子为师。


原本中郯子也提到少昊姓己,但是后来的史书逐渐把少昊改为姬姓,黄帝之子。


少昊后代建立的国家,都姓己。


比如苏国,商纣王的妻子妲己,就是苏国人。妲己就是她的名姓,姓己名妲。先秦时,女性的姓在名之后。千万不要以为妲己全名叫苏妲己,这是明代小说家不懂。妲己就是她的全名。


夷字从己从矢,加上郯子说然后夷民正,很明显夷字表示的就是少昊后裔己姓,以善弓矢。


而且,夷字的发音,古音应就是与己相通,属于形声字兼形义字。而《说文》的从大从弓,会意弓之所持,不但结构错误,还改为会意字,也不知发音的来源。



所以《说文》关于夷字,错误一:从大从弓,当为从己从矢。错误二:会意弓之所持,当为己姓少昊之民善弓矢。错误三:不知音源,当为己声。错误四:部首归为大部,当为矢部。错误五:解释为平,不当,当为射(ye4)义。古之射民多在东方或海上。


终上所述,当如此改正:


《说文·大部》:夷:平也。从大从弓。东方之人也

《说文·矢部》:夷:射也。从己从矢。东方之人也,少昊之裔。



延伸阅读:


《说文》改错-元(连载0002)



6 評論 - 登錄 參與評論
中國風 一年前
1
非常严谨的考证。
麥雲 一年前
2
盖楼
七七小丸纸 一年前
3
👏👏👏
玉清道人 一年前
4
這麽說“华夷之辨”的說法有毛病哦
似兰馨香 四個月前
5
正本清源
艾米其 四個月前
6
正本清源